复旦大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开放注册)
搜索
查看: 9682|回复: 0

[其它] 哈尔滨巴彦县:扶贫成扶“富” 是什么让政策走了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21 18:36: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哈尔滨巴彦县:扶贫款帮富不帮穷 乡长、书记却步步高升

                 ―――扶贫成扶“富” 是什么让政策走了样

  本网讯(记者 杨金江 曾言 报道)近年来,党中央出台了一系列惠农惠民政策,特别是对弱势群体给予特别关注,“精准扶贫,不落一人”,目的就是让大家感受到党组织的温暖,过上好日子。但往往在我们各级政府的具体实施过程中,扶贫工作却变了味儿。

  近日本社多次接到黑龙江哈尔滨市巴彦县镇东乡兴利村村民张万友等人不断反映:当地的精准扶贫项目变了味,扶贫成了“扶富”,扶关系户,而真正的贫困户却享受不到国家扶贫政策,严重侵犯了广大贫困人民群众的正当合法权益和利益。

  (2019年)4月1日,记者一行在知情村民的带领下,入村进行实地调查走访。

  巴彦县是黑龙江省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镇东乡则是巴彦县重点扶贫乡。2016年10月中旬哈尔滨市审计局曾派出审计组对巴彦县精准扶贫政策落实跟踪审计,其中就包括镇东乡。


  图:村民刘春和的儿子刘彦彪有家庭轿车一辆及家用农车一台、四间大砖房140平方米,但刘春和这样的富裕户却被评为“贫困户”。

  镇东乡兴利村村民反映:兴利村刘天绪屯刘春和家有100多亩地(其中61.3亩是他的责任田,拾荒地40余亩),一年纯收入3万多,刘春和一年外出打工至少2万多,刘春和儿子刘彦彪有家庭轿车一辆及家用农车一台、四间大砖房140平方米,刘春和的两个女儿,一个是人民教师,另一个是女儿在龙泉镇跑出租,根本不具备贫困户的资格,并且档案都是做假的,根本没有村民代表和全体村民的民选和会议纪要。由于他上面有关系,刘春和这样的富裕户却成了精准扶贫的对象。

  村民张万友告诉记者:“后来我们反映到组织部,县组织部让新任镇东乡乡党委书记唐玉平口头反馈说,刘春和有脑梗,但实际上大家都知道他是正常的,长年在外打工,没有任何病,政府掩耳盗铃的行为,显然是欺骗我们老百姓。”现场一位村民说,这根本就是扶贫变成了“扶富”,这样的精准扶贫我们情愿不要。


  图:村民李士新拥有200多平方米的砖房,依然享受扶贫房的待遇,但可惜的是,该扶贫房至今无人居住,闲置至今。

  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年人愤愤不平地说:“兴利村刁粉坊屯李士新盖的扶贫房,家有200多平方米砖房,又给建了扶贫房,现在这个扶贫房至今无人居住,闲置至今。国家好好的扶贫资金,浪费了确实可惜。”

  见记者前来调查,村民们你一言,我一句纷纷反映情况。




  图:兴利村后庙屯的村民如今仍居住在五六十年代的泥土房里。

  据兴利村后庙屯村民反映,后庙屯全屯十几户房屋漏雨非常危险,至今仍居住在五六十年代的泥土房里,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特别一到冬天,在东北这么寒冷的冬天,外面下大雪,村民屋内就下小雪。这样严重的危房,应该给建扶贫房的都没给建。村民感觉不到党的温暖,有些村民家电一样都没,甚至连张像样的床都没有,确实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然而奇怪的是,当记者入户调查时,有些村民有点“爱搭不理”的,仔细询问后才得知,当地政府的一次次回访,一次次问这问那,一次次填这填那,然而贫困户们却仍未得到实质性的帮助其解决贫困问题,村民们以为记者的这次调查也是只不过走形式填表而已。

  记者在现场调查了解到的部分家庭确实困难,但却没有享受到扶贫政策的村民情况如下:


  邵淑云:刘天绪屯村民,一个人守寡五年,两个儿子残疾(一个脑监盘突出,另一个手严重骨折),还有两个孙子正在上学,每年交学费很多,家庭开支很大,几乎没有收入,一贫如洗。

  梁艳华,与崔振河一家人,57岁,一个儿子,35岁,孙子十岁,一直住在50年代盖的泥土房里,到了下雨天,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住在这样的危房里,随时有生命危险。

  王荣:47岁,老母亲和媳妇一家三口人,靠种点地生存,无低保。

  付淑云:一家四口人,一直住在危房里六十多年,儿子(种地),媳妇、孙子,无经济来源。

  赵秀芬(有心脏病),儿子柏英祥(种地),柏长权(残疾人),住危房五十多年了,由于贫困,儿子一直没有结婚,政府调查过无数次,也没有建立贫困档案。

  张万友说:“镇东乡原乡长郭铭和乡党委书记张丹这二人在我们镇东乡工作期间没有给老百姓在扶贫攻坚战中没有做出真正的政绩,尤其扶贫工作存在着偏亲向友。真正的贫困户没有得到政策上的温暖,存在着乱作为巨大的问题,显然不符合提拔重用条件,精准扶贫不到位,但是他们却被上级提拔重用,张丹高升为巴彦县任组织部副部长,郭铭任巴彦县任妇联主席。”

  4月4日11点半左右,巴彦县宣传部范部长给记者打来电话,说:“公安局已经取完笔录了,这些村民涉嫌虚假举报,举报的与事实不符,举报的方式是被引诱的。”记者实在不解,记者在现场,活生生见证了部分村民确实居住在泥土房等危房中,扶贫部分成了“扶富”,这怎么成虚假引诱举报呢?这是现场看到的事实!基层工作上的困难,我们都心知肚明的,没有必要打肿脸充胖子,硬生生地搞出些成绩来,没有用的;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实事求是,问题出现了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去解决问题,还刻意隐瞒!我们要归纳总结问题的根源,然后纠正这些问题,提出具体的可操作、见效快、群众满意的措施扎扎实实去办。少些虚假与隐瞒,多些鼓励与支持,围绕脱贫攻坚总目标,共同努力!

  不可否认,我们的政府在扶贫的道路上做了大量的工作,包括前期扶贫对象的筛选,审核,大多数符合条件的人享受到了政府的帮扶照顾,在乡镇各办公室里,各科室办公室里堆满了一摞摞扶贫信息采集表。其实只要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严格按照流程规定工作,本着实事求是,为民服务的宗旨,我们在精准扶贫的道路上就能一步一个脚印,就能真正实现“精准扶贫,不落一人”的目标。

  扶贫是为帮助贫困地区和贫困户开发经济、发展生产、摆脱贫困的一种社会工作。扶贫要结合当地的实际情况,掌握当地的致贫原因,找到当地发展致富的“命脉”,遵循客观规律将扶贫资金、资源用在该“着力”的点上,用在真正能为民带来增收的产业、实业上,走出一条符合当地文化、环境背景的特色致富路。扶贫是一场攻坚战,更是一场持久战,党员干部要杜绝“虚”“浮”作风,广听民意找“病根”,脚踏实地抓扶贫,定向施策、精准发力,切莫让扶贫停留在纸上嘴上,更不要让扶贫政策“扭曲变味”。

  在国家越来越重视扶贫的今天,希望上述问题能够早日引起相关部门重视、得到有效解决,还百姓一份公平、一份权益!

  针对上述问题本社将继续关注!


  相关链接:2018年12月16日上午,巴彦县召开脱贫攻坚重点工作推进会议。安排部署当前脱贫攻坚重点工作任务以及迎接国检各项准备工作。县委书记何宪光,县委副书记、县长董绍涛,县人大主任冯民,县政协主席赵万方等县四个班子领导及各乡镇、各行业部门负责人参加会议。何宪光强调:全县上下要紧绷着政治这根弦,用政治觉悟来激励各项工作的开展,在原有工作的基础上,我们再咬住牙关憋着一口气,利用有限的时间,进一步深入工作,巩固成果,短板补齐,整体提升,让群众满意,确保经得起这次“国考”的检验。

  编后语:

  巴彦县镇东乡兴利村崭新的砖瓦楼房和破旧低矮的老房很是扎人眼,但看了这样的新闻,笔者一点也不感到意外。因为在农村,低保户吃不上低保,富裕户却能领到扶贫款,这样的怪事早已见怪不怪了,反倒成了一种普遍现象。甚至吃上低保、被评上贫困户的反而会大肆地炫耀,而那些真正的穷人除了不满和愤怒,还会被讥笑和嘲讽。

  扶贫,顾名思义是国家为了保障低收入困难群众的基本生活而发放的专项资金,目的是为了减少社会不公,促进社会和谐,而事实上,钱一旦由上面拨下来,就成了村干部手里掌握的资源,想给谁就给谁。那么是什么让政策一到下面就走样,是什么让村干部如此肆无忌惮地贪吃贪占呢?

  首先越是在偏远、贫穷的农村,由于闭塞和法制的不健全,村干部有着相当的威严掌握着大多数村民的命运,而村民则大多软弱有所顾忌,尤其是那些贫困的家庭,即便遭遇不公,也只有寒心,敢怒不敢言,这在一定程度上纵容了村干部的跋扈。其次,缺乏公开和有效地监督。有关部门只是把钱层层下拨,却没选派专职人员下来监督调查,没有公示制度,更不去入户调查,这在很大程度上让一些村干部钻了空子。再次,即便出了问题,有人举报,由于数额不大,惩罚也不会太严厉,或是警告或教育,如此更加助长一些村干部利用手中的权力胡作非为,也就自然会出现应保不保、只帮富不帮穷的怪现象。

  当穷人的利益总在被剥夺,当弱势群体得不到公平正义,当穷人无力与权力抗衡,当一个社会的失衡有让公正飘零于穷人身上之虞时,我们难道只能无奈,只能任其发展,只能任由矛盾激化。扶贫款本是政府的民生关怀,理应让真正的贫困者受益,只希望类似这样的现象别在蔓延,别再让穷人受伤,穷人还伤得起吗?

图:张万友等村民的实名举报信。
(此贴转载与中华新闻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开放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全国大学论坛友情链接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广东 江苏 山东 浙江 河南 河北 辽宁 四川 湖北 福建 湖南 黑龙江 安徽
江西 广西 吉林 云南 陕西 山西 内蒙古 新疆 贵州 甘肃 海南 青海 宁夏 西藏 香港 澳门 台湾
手机访问本页请
扫描左边二维码
         本网站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
站长电话:0898-66661599    站长联系QQ:7123767   myubbs.com
         站长微信:7123767
请扫描右边二维码
www.myubbs.com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复旦大学论坛 ( 琼ICP备10001196号-2 )

GMT+8, 2019-8-20 12:17 , Processed in 0.13855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高考信息网 X3.3

© 2001-2013 大学排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